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hsz1951

人生炫丽 需要创造

 
 
 

日志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2012-02-25 12:59:21|  分类: 陕西关中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前天是农历二月二,大荔县羌白镇的乡党以取材传统武戏如《铡美案》、《刺辽》中凶杀格斗形象的血社火展演祭迎“二月二、龙抬头”传统节气。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社火队伍还在镇子西头村里边,就有几辆插着彩旗的摩托车开过来,堵在公路中间,不让东头来的车辆再往前走。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接着几个骑着大马的小伙子顺着马路沿来回穿梭,把围在路边的观众往路外边赶,给社火队伍开道;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实际上马路很宽,骑马来回奔驰就是营造一种气氛。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最惊心动魄的是接连三辆电子礼炮车此伏彼响,火苗从成排的炮筒中射出,在当天阴霾的天气中格外夺人眼目。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一辆三马车款款奔来,绑在马头上的大红花结更使马匹精神抖擞。一群乡党坐在车上敲锣打鼓,还原了几十年前农村锣鼓敲打的模样,而不像现在一般都站在汽车上。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妇女组成的秧歌队前,有一搽着红脸蛋装扮成娘家妈到亲家看女的丑角分外活跃;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位丑角与牵马的老公来回打情骂骚,引得观众捧腹大笑。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社火队所到之处,鞭炮声、欢呼声、口哨声融合在一起,整个小镇沸腾了,就连墙头、房顶也都站着观看的人。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最叫四里八乡老百姓睁大眼睛要看的,甚至把西安、渭南外地摄影爱好者和市也吸引来的是在当地流传了三百多年的一组组血社火芯子。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台菜刀砍头芯子说得是“斩韩信”;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台腰刀砍头芯子说得是“斩李广”;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赵云斩二将之一;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赵云斩二将之二;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两位银抢互挑的光身汉子已记不起表现的哪一出戏了。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红脸大汉就是关羽,手挥大刀砍得就是颜良.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黑衣汉子铡得是地狱中的糊涂判官;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专为世间鸣不平;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红衣大汉铡得就是陈世美。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是社火芯子中的“武芯子”,它以鲜活、逼真、刚烈、激昂,甚或恐怖、神秘成为社火中的“压轴戏”。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正月十五在西府虢镇看到了陈仓区三寺村的血社火,使我对陕西的这一社火品种和现存情况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陕西的“血社火”分为两大流派,被冠以不同的别称,流传于西府宝鸡市的被称为“快活”,而盛行于东府渭南市的则叫做“血故事”。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西府“快活”是独本戏,它只有《狮子楼》一出戏,讲的是《水浒传》中西门庆和他的12个门徒被武松血刃的故事,在宝鸡市陈仓区赤沙镇三寺村至少传承了上百年。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而“血故事” 的艺人们集中在渭南市蒲城县苏坊镇、大荔县羌白镇的一些村组,其表演的内容大多取材于凶杀格斗的传统武戏、神鬼传说。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相传奴隶社会的游牧民族 -- 羌族曾在羌白镇一带繁衍生息,其部落首领羌王白纳目希汉居住此城,故名羌白;现在羌白中学址,就是当年羌王皇宫遗址。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明时置羌阳乡羌白里,清乾三十一年 (1766) 改为镇,是皮货生产销售的集散地,其繁荣兴盛仅次于大荔县城 , 号称“大荔首镇”,现存镇上西大街的老房子就是当年辉煌留下的遗迹。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因而从网上看到去年羌白镇二月二耍了血社火,今年不知还有没有,就抱着碰运气的心理赶到羌白镇;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想这里耍血社火的传统和它最早居住过羌人不无联系,结果早就有老百姓站在街头等候社火的到来。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听说社火还在西街化妆,就摸到西街到许多老百姓围在一家面粉厂门前翘首相望,一位身着古代武将服装的男子持刀把守在大门口。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有严格的“行规”,就是要在保密隐蔽的环境里妆扮,除“芯子”把式、助手和妆扮者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当我试图往进走时这位武将问有证吗?一些摄影团体跟他们联系过,发了摄影证;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没回答有没有证,只是说专程从省城赶来,这位武将把刀一收竟然放我进去。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院子里社火演员正在乔装打扮,里里外外人们忙得不亦乐乎;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耍社火是全村人的盛大节日,就连还不会说话的婴儿也挤进来凑个热闹。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平时围着锅台转的老大妈穿上了龙袍,戴起了官帽翎翅;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来,姐妹们快拍一张照,留下这叫人难忘的一刻。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位穿着龙袍蟒带的村妇抬起一只脚,试图迈一个丞相台步。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农妇哪里见过七、八部相机对着自己拍照的场景,显得特别拘谨。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位黑脸武将还算淡定;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红脸武将加了进来,两人显得威风凛凛。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通过在羌白社火装扮现场转悠,我看到它与西府三寺村的“快活”二者均是“血”字当头,血的场面、血的装扮、血的活体表现,以“惊、险、奇”著称。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了解到无论是“快活”还是“血故事”,其能否成功展演,装扮是关键。据了解用来化装的鲜血及肝、肠等内脏均来源于事先宰杀的猪、羊、狗等牲畜;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而断臂残肢则是用荞麦面等捏制成的,道具看似神秘实际上是特制的;如铡刀铡人,其实就是铡口刃那儿按照额头的轮廓留出口儿;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其它的道具如刀、枪,剑头是分为两截的,化装时用胶水、麻条等粘贴在艺人们的“伤口”处;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再洒上猪、羊的血或红色的水造成血淋淋的惨状,一台血社火就妆扮完毕。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妆扮演员到达妆扮现场后,妆扮把式根据情节需要选定化妆部位,用酒清洗,然后妆扮;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等到化妆就绪,还要给妆扮演员递上三、五杯酒,饮后就可上芯子,等待出游。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的化妆“绝招”只传男,不传女,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代又一代血社火“妆扮把式”相继谢世,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一靠家族口传手授,凝聚劳着劳动人民深层次文化基因 ,体现着民族特征和审美意识的民间艺术瑰宝濒临灭绝的境地。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即是在当年的发祥地,曾经演示红火的大荔县,每年春节、元宵节或重大喜庆活动也很难看到一、两场血社火表演。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作为关中平原的“特产”,自然受到这一方水土上许多人的认可乃至追捧,一场难得的表演会吸引来成千上万的观众。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形象鲜活、逼真、刚烈、激昂,甚或恐怖、神秘,把枪挑、铡头等血淋淋、阴森森的恐怖场景夸张地彰显给观众;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一场“血社火”无疑会给劳累了一年的人们带来感官上的刺激和内心深处的震撼,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活灵活现的“法制教育”,可达到以一日之凶残换取一年之平安。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与此同时,“血社火”展演的照片发到网上,其“血腥与残忍”的表象也引发了争议。有人认为“血社火”给人的视觉冲击太猛烈了,还是少看为好,否则“胃部会翻江倒海”;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有人表示“血社火”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如今信息化时代艺术门类相当齐全,这种有着祭祀兼说教意味的民间艺术应该逐步淡出人们的视野,“将其影像资料收藏在博物馆就行了”。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其实,“血社火”在陕西传承、发展了约四五百年,甚至传到了甘肃、山西,其内核在于它的刚烈、激昂,或者是人们常说的血淋淋;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据民间艺人讲“血社火”在其血腥和残忍的表象之下,蕴含着农耕时代人们的朴素理念:“血”有“震妖、祛邪”之意,以“血”为载体,颂扬“除暴安良”,为民除害的“侠肝义胆”,教育人们多行善举、不做恶事。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总之,它是一种具备一定独特性地域性的民俗文化活动,而且在陕西广大农村拥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血社火”由于门户之见以及其不被外界广泛知晓和接受程度的影响,很少在陕西之外的地方演出。如今,这种民间艺术存亡的命运堪忧。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据我所知,蒲城县苏坊镇西沟的“血故事”似乎幸运一些。这个村子还成立了血社火组织,社火演展过程中还加进了商业广告等现代元素;

大荔羌白镇乡党以枪挑刀铡的血社火祭迎龙抬头 - cahsz1951 - cahsz1951

 

 “西沟血故事社火会”现任会长雷德运已是第18代传人,2006年其血社火项目已被列入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