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hsz1951

人生炫丽 需要创造

 
 
 

日志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2012-02-11 12:27:49|  分类: 陕西关中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2012年春节关中西府看社火印象之四

 

  正月十三赶到陇县县城看社火,听说附近社火闹得最热闹的村子要数城东南的黄花峪了,吃过午饭沿着千惠渠一路把车开到村口,看见路边立着一块村名石碑。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石碑的背面写着村名的来历,说是“村旁山峪坡岭遍生黄花植物,入春一片金黄,故名”。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盖得比较漂亮的小学和村委会建筑旁,一排排别墅似的农民住房引人注目,这应该是黄花峪新农村健设的成果。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小学门口站着一位壮年汉子,一看见我们就说社火在上面老堡子庙里耍,你们可以把车直接开上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当我们的车沿着两边高土崖夹着的一条斜坡路往上开时,就听见车窗外有小孩子喊“照相的来了”,可见村民对前来的城里人早已司空见惯了。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老远就能听见锣鼓喧天,闻声寻去只见一座搭着彩门的院子人头攒动,不用问人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径直走了进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院子有一座很大的戏台,一些中年汉子上高爬低有的挂灯笼,有的贴对联;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一些男女小孩子则在台上台下乱跑,还有勇敢的斜躺在没有玻璃的窗框上看热闹。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戏台背后的一间大房子里,成十个妇女在做纸花,她们说这是给社火用的马头上戴的,还说今晚半夜四点就要在这给社火演员画脸、化妆 。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戏台另一边拐个弯就是一座庙宇,也有不少人在这里忙活,有的搭伸棚,有的挂神幡,都是喜气洋洋。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们问明天有没有社火,所有的人都自豪地回答有嘛,咋能没有呢?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他们说明天有庙会,一清早社火就要来接神。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从资料看,陕西民间社火活动习俗在近、现代多和庙会、节庆伴随,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特别是香火庙会或一般商贸节日盛会往往藉社火、戏剧活动来迎神报赛、招徕四方民众;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也就是人们现在所说的社火泛指旧时迎神赛会所扮演的各种杂戏,“社”为土地之神,“火”能驱难避邪。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也有关于社火得名的说法是由于这种民俗源于社日,意在祈求吉祥、日子红火,故名“社火”。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陇县地处黄土高原西部,陕西边陲,陕甘交界之地。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劳作了一年的庄稼人为了庆祝丰收的喜悦和节日的欢乐,便借庙会组织起社火,自扮自演成各种戏曲人物,在村镇、县城游演。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其实,“社火”也可以说是村与村、社与社因祭祀、悦人和社交,在特定的时间(中国农历正月初一至十五)内,群众自发的民间习俗活动。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它是民族感情的宣泄,又是才智和生命力地展示,意在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万事如意。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人们借着祭祀的名义沿袭着闹社火的风俗,又借着闹社火的风俗组织起集市、社交、演艺等活动。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于是社火的内容就越闹越大了、越闹越远了、越闹越响了,把民俗闹到了世界人的眼里,又将喜欢热闹的人们闹到了社火的家门口。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个在长期流传与演变中的风俗,并不比传统遗留的文物可以搬来搬去地展览,若想看到原汁原味社火还非得“下乡”来不可,否则专门组织表演出来的还真就变了味。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每逢春节来临或遇吉庆、集会 ,这耍社火的锣鼓声如报春的惊雷,宣告严冬的过去,迎接新春的到来。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无论男女老幼听见这报春的锣鼓声,都争先恐后地赶来为社火队帮忙助威,兴高采烈地观看社火队的表演。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锣鼓的敲打法各村各庄都有一套祖传的乐谱,大多数热心的青壮年都会跟老辈子人操练演习,无论家伙什拿到谁手里都能敲打。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社火、大戏、庙会、集市挤在一起了,真不知道是哪个助长了哪个的精神。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小商贩们远远地围在戏台周边,从杂耍的小玩意儿到风味小吃,多数是为了吸引孩子们的。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纳祥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里孩子们东跑西窜的那兴奋劲儿,一点也不亚于奔跑于城里的游乐场。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表演社火的时间摸清了,说到村子转转,一出院门看见对面崖面有三孔土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40多年前我们在农村插队的地方,大家感慨万分地在土窑前合影留念。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顺着戏台边的塄坎朝村子里边走去,一路看见不少搬到下边新村人家留下的破旧老宅,老縢说这太浪费土地了,应该及时对这些废弃的宅基地进行复耕。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大老李说,咱们这一代人虽然退休了,个人够吃够穿,但内心世界始终不由自主地关心着国家的建设,关心着弱势群体的冷和暖。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隔着一条小沟,看见七八个汉子在玩纸牌,免不了要赌几个钱;一位老者靠着土墙晒太阳,我们强烈地感觉到农村的文化生还是贫乏、单调。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返回途中,看见一群妇女出来在小麦场上排练扇子舞,更觉得农村一年一度耍社火的必要了。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透过门口的断墙,看见一家院子挂着一条很有特色的花门帘,我进去想把它拍下来。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你瞧,台阶上的小狗、挂在墙壁上的辣椒、镰刀再土不过了;但是,门楣上“诗礼传家”四个楷书大字,告知在这土的掉渣的山村蕴含着多么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第二天早晨六点大老李就把人喊起来,我们冒着晨雾驾车赶到黄花峪村;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只见一队身着戏装的男女已经化妆好,在锣鼓齐鸣声中前往庙里迎神。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他们进到院子,围着戏台整个转了一圈,然后朝庙宇那边走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他们围着新搭得神棚,虔诚地转了起来;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大约转了两圈,也没看见举行特别的仪式,就算把神接到了。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然后抬着神龛朝老堡子高处走去,穿街转巷好像要告诉村民,神接到了,社火要耍了,大家快起床迎神啊!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从老堡子高处转回来,又往堡子低处转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不管路窄道滑,社火队转弯抹角都要走到。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们没有跟着化妆好的社火队伍朝堡子低处走,而是留在庙门口看已经牵来的马匹。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别看这些小子年纪小,可都是社火队叫来的牵马人,他们屁股下坐的被子,就是社火演员马背上的鞍垫。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有几个社火角色没有及时跟着大队人马下到低处去,也不知是为了少走路还是感到新奇,在庙门口就想骑到马上。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一位管事的老汉对着他们吼起来了,懒家伙,快到下堡子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马来没来齐,一会下去接你们。说得演员不好意思,笑着下去撵社火队伍。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黄花峪耍得社火就是骑在马上的社火,这似乎看起来要比背社火、走社火省力一些,不过这骑马也得功夫;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马社火的马都要在头上绑上红绸扎的花,这马最不喜欢人给它的眼前弄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如果不习惯它会尥蹶子或者极其地不配合;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再加上锣鼓家什一响,又有那么多的人围观,它就更不自在;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马往往会使性子,骑手有时候需要使出浑身的力量驾驭马匹,才能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社火是一种靠扮演、造型、技巧取胜的艺术,它通过高难度的动作和严密的构思,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让演员扮演成历史人物或现代人物形成故事组合,给人一种高屋建瓴,惊险出奇的艺术感染力。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特别是社火艺术和秦腔表演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来源于古老的黄土地,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魅力。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那些被化妆成关公、秦琼、刘备、赵云、貂婵、杨贵妃等历史人物的少男少女骑在马上,或威风凛凛、英俊潇洒;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或爽姿飒飒、婀娜妩媚,用现在最时髦的“酷毕、帅呆”也无法形容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用马在堡子低处把社火演员接上以后,队伍浩浩荡荡朝新村走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挨家挨户给村民祝贺正月十五过大年,祈福纳祥。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从一个巷子出来,神龛的抬杠上就搭满了每家农户回送的大红被面子;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社火队伍后面就跟着“执事”,一个人点数,以个人记账,井井有条一丝不乱。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路过的私人企业更是社火队伍拜访的重点,他们回得礼品都比较多;你瞧,打鼓的小伙子每人嘴上都叼上了主家发给的香烟。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而迎接社火的家家户户都在自个儿门前放炮、敬烟迎来送往,掏出十几块钱买一条被面给社火“搭红”,祈回来年的家和万事兴。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与早年相比黄花峪的社火规模已经小得多了,一来是因为经济利益的原因考虑,人们都比较务实了;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二来是村里的男青壮年外出打工的较多,没有更多的人有精力闹社火了。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们在黄花峪村看到社火这一活动千秋万代地流传下来,随着人类的进步,时代的演变,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其形式、内容发生了质的变化,新的时代赋予社火以新的内容。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文化大革命”期间,社火也被斥为宣传“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四旧。十几年间一直被禁演。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到了20世纪80年代,社火这一传统民间娱乐活动才得到恢复,现时的社火几乎摒弃了对“神”的崇拜和对祖先的祭祀,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纯粹演变成了一种内容健康、形式活泼、名目繁多、生动有趣的文化娱乐活动,同时也成为一种新的民俗。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突然被这样走家串户的活动而感动,一队社火里的人也许是远亲、也许是近邻,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们在这个喜庆的正月,却使用戏剧的装扮手法来互送祝福,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最朴素的风俗蕴涵着最真挚的感情,社火的走街串巷不但连接起了家家户户门前的那串脚印,而且在感情上架起了彼此勾通的桥梁。

 

陇县黄花峪马社火浓妆重抹走街转巷祈福忙 - cahsz1951 - cahsz1951

 

  想想这样的场面应该是很让现代城市人们羡慕的,羡慕那种自然流露的亲近,羡慕那种心领神会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