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hsz1951

人生炫丽 需要创造

 
 
 

日志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2011-03-31 15:35:33|  分类: 川渝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宽窄巷子——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前年春节在成都过年,去年九寨沟归来夜宿成都,逛了两次文殊院。寺院、商业街道、小吃巷子,虽也是古香古色,却显得闹哄哄的。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听说宽窄巷子与大慈寺文殊院一起,并称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比较前卫和有一些文化气息的人到了成都,都要到宽窄巷子走走。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三月中旬有机会再一次去成都,下午三点在琴台路吃罢地道的四川火锅,就到据此不远的宽窄巷子附近找住处。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开着汽车绕着宽窄巷子周围来回转,忽然看见“西安南路”的街牌;我们是西安人,为什么不住西安路?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搁下背包、行李,稍事休息了一下,就急不可待地沿着西安中路一巷朝宽窄巷子奔去。此时西阳西下,宽巷子口的路牌在夕阳余晖照耀下显得格外明亮。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窄巷子由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条平行排列的老式街道及其之间的四合院落群组成,这里是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的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2000多年来,成都历经无数社会风云变幻,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形成如今宽窄巷子四合院格局的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准噶尔部窜扰西藏时期。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清朝廷派三千官兵平息窜扰后,选留千余兵丁永留成都并在当时比较残破的少城基础上修筑了满城——不过成都的老百姓习惯了称这片城池为少城;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所以,那个时候的宽窄巷子就属于清朝八旗军队及家属住的新少城;少城的中轴线是南北向的长顺上街,而宽窄巷子则是当时42条兵丁胡同中的两条。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巷子在清朝宣统年间的名字叫兴仁胡同,据说这里所驻的是镶红旗的清军,宽巷子中一位懂蒙语的满族人介绍,胡同是蒙语的音译;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关于胡同的起源,有一种说法是指蒙古人在草原上扎起的蒙古包之间的通道;到了民国年间,在一片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呼声下,清朝“兴仁胡同”的叫法也就改名为“宽巷子”。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如今的宽巷子是老成都生活的再现,您在这条巷子中游览,能走进老成都生活体验馆,感受成都的风土人情和几乎要失传了的一些老成都的民俗生活场景。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而在巷子里的四合院,您可以品上盖碗茶,吃上正宗的川菜,宽巷子唤起了人们对老成都的亲切回忆。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巷子11号,门庭中西风格交融的名宅“恺庐”,院门难得地至今丝毫未动,门楣上残存的两个钟鼎文认识的人不多。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据考证这里是解放前川西电台台长陈希和的府第,1949年陈希和奉西康省主席、四川实际上的军事长官刘文辉之命,在这里向挥军西指的解放军发出降电。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穿过南北向的通道,我们来到了窄巷子。窄巷子在清朝地图上的名字叫太平胡同,清兵的进驻给战乱中的成都人带来希望;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胡同的命名代表着人们对生活的美好希望,窄巷子命名“太平”自然是希望没有战争,成都的老百姓能够平安、祥和地过日子。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如今窄巷子的以西餐、咖啡、会所、主题文化商业为主,是国际化的业态,是拥有世界眼界的时尚中心;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里又是最成都的生活,在巷子里喝咖啡,品味缓慢的下午时光,窄巷子是老成都的“慢生活”。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窄巷子的老街上,一幢中西合璧的砖式小洋楼显得十分扎眼。罗马圆柱、西式拱形门窗、窗棂上的大五星装饰、木刻栏杆、雕花斜撑等让小洋楼与周围的建筑显得格格不入,但又别具风情。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相传上个世纪的30年代,老家在大邑的王姓军人买下这幢小洋楼,两三年后他随川军部队出川抗日,再也没有回家。其夫人一直在家里苦苦等候,生活难以为继后,王夫人不得不卖掉这幢洋楼回乡下去了。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新主人对这幢楼进行了破坏性的改建,后来王夫人偶尔回到窄巷子,看到原本气派的洋楼变成了改建后的破败景象时,总是百感交集。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目前在小洋楼里,可品尝到世界顶级的法国黛堡嘉莱巧克力,不再是凄美的爱情轶事;巧克力馥郁的芬芳、甜美丝滑的滋味,让小洋楼广场被赋予了浪漫的爱情主题。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窄巷子里,墙上有着老照片和浮雕的结合,夕阳余晖下看得我心动。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井巷子紧邻窄巷子南,清满城时名为如意胡同;辛亥革命后改为井巷子,并沿用至今。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井巷子主要是成都新生活区域的酒吧区,这里是成都夜晚最热闹的地方,是华灯初上的成都风华,是笑靥如花的芙蓉女子,井巷子是老成都的“新生活”。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窄巷子里的建筑是古色古香的,连那些青青的砖上也凝固着厚重,某个店门口随意安放的石槽水缸,看似平常;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可那上面细致的石刻和蔓延的苔痕,分明在诉说着这巷子里的人和事,这里经历的风风雨雨。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这里的店铺有着充满文化气息的店名,连门口的摊位也仿佛少了市侩之气。没有吆喝声,没有火爆的音乐在撩人,只有静静地等待着来人。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空气中缓缓流动着不同于别处的味道,有着诗歌与油画、摄影与瓷片、老茶与咖啡的混合气息。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些私宅,虽然都是大门紧闭,贴着“私宅勿入”的牌子,但即使不用偷窥,只看看那门额上的字,就知道他们的高深了。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窄巷子是老成都生活的“原真生活体验馆”,宽窄巷子的核心概念是“宽窄巷子最成都”,它将成为“成都生活标本”,使传统的成都生活在宽窄巷子中得到集中。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宽、窄巷子里的四合院住了许多人家,有的厚门紧锁,像是一不经意,累积百年的故事会倾泻而出,只能任人揣测它的神秘幽深。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有的宅院大门敞开,院里高高矮矮晾满衣服,自行车也随意靠在墙根。一扇门,看尽市井闲情。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也不是所有的院落都开门迎客,一些木门后边还是私宅,有一处还贴着这样的不客气的铭牌:“私人住宅,严禁打扰!”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严厉的警告看得出安宁难得,人们到巷子里始终对这些深宅大院充满好奇,也只管拣了感兴趣的院子推门而入。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进到门内只需数步就会恍然大悟,已经走进某家住户的卧室或客厅,主人已经习惯有人来参观,不会有人警惕、呵斥。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高大的门墙与低矮的院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窄窄的巷子两侧排开,黑色、厚重的院门上斑驳的色彩讲述着久远的历史。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那一扇扇门的后面,是一个王朝的背影,然而现在已经逐渐远去,正如那些已难见原貌的宅院一般。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如今的宽窄巷子虽然一派新颜,但却不失老成都的韵味。走在巷子里的青石板路上,两旁“修旧如旧”的院落透露出巴金作品中关于老成都的色彩。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45个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落具有45种格局,各具特色;虽然45个院落都已经成为了高档的餐厅、酒吧、茶社,但却都依然散发出老成都最原始、最纯正的味道。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以前的宽巷子、窄巷子或许只有地道的成都人才会去,毕竟那样的老成都生活让他们留恋、同时也只有他们熟悉;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但如今的宽窄巷子,到成都旅游的外地人会去,同样本地人也会去,因为他们都喜欢那样的休闲生活。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现在的宽巷子、窄巷子已经成为了成都的一处高档消费区;走在夜色中的宽窄巷子,能真切地听到成都话与各地语言的交杂。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现在巷子两旁古朴素雅的小房子里,基本全是充满现代气息而不失典雅的餐厅、酒吧以及各色独具风情的工艺小店,主题繁多,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猎奇者希望得到的内容;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从吃喝玩乐到衣食住都有,总体特点就是把文化渗透到了每家店的灵魂里。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茶吧、书吧、画吧、布艺、古玩、字画、餐饮、饰品、刺绣,各自成一统。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可以选择坐在露天餐厅里懒散地喝杯茉莉花茶,也可以在大树底下叫上几味地道小吃消磨一下时光。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在宽窄巷子附近,同仁路与支矶石交界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成都画院。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成都画院由三个四合院组成,其中两个四合院是在修建蜀都大道东干道时,经当时市领导亲自批示从正在扩建的暑袜街和红星路搬移来的,都为晚清时期的四合院建筑。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漫步在宽窄巷子,回想西安也是一个具有两、三千年历史的古城,直到现在南门里书院门一带有碑林石刻博物馆、距今1800年的卧龙寺、名震一时的关中书院、汉代大儒董仲舒的陵墓;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周边的街道骡马市、东木头市、柏树林、三学街、端履门,刚听这些名字就能知道它们蕴含着多少历史和往事,就能打造出不少“宽窄巷子”。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可是,西安至今没有象成都宽窄巷子、南京夫子庙、上海豫园这样在全国叫得响的历史文化街区,确实叫我们以文化历史底蕴深厚为荣的老陕汗颜。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希望我们西安的有识之士,放下架子,学习成都,看看人家是怎样把宽窄巷子发掘、改造出来的;

 

宽窄巷子—— 老成都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 - cahsz1951 - cahsz1951

 

再不要在西安城里胡拆乱建,我们相信,西安的宽窄巷子一定也不会亚于成都!
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