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hsz1951

人生炫丽 需要创造

 
 
 

日志

 
 

迟立的纪念碑  

2010-11-12 21:02:50|  分类: 17路军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语: 

  为讴歌时代主旋律,10月16日至17日,由山西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秦溱带队的“山西作家走黄河”采风团一行32人,在运城市芮城县亚宝集团、风陵渡口、大禹渡景区、圣天湖景区等地进行采风。这次来芮城采风的作家中,有张不代、张石山、张发、崔巍、彭图、陈为人等山西省著名作家

 

迟立的纪念碑 - cahsz1951 - cahsz1951

 

 

   现将山西省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晋城市文联主席 崔巍 所著 ,<< 迟立的纪念碑 >> 转载如下。  

                   

 

 

 

                   迟立的纪念碑

                                                   崔  巍

 

 

  芮城的好去处可真不少!

 

  采风团赴芮城途中,就被导进了一家遐迩闻名的医药大企业:亚宝集团。该企业堪称家大业大,不仅职工多达5000人,资产也超过20亿。斯地能有这么一个全国知名的大企业,将会带来的气象,不言而喻。第二天参观的大禹渡提灌工程也令人刮目。这项浩大的水利工程,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动工,竣工后可使芮城境内四十万亩良田受益,这又是何等的气象!

 

   不过,芮城境内最让我震憾的却是在圣天湖畔看到了一座新落成不久的纪念碑……

   

  圣天湖无疑是美丽的。黄土高原上突兀呈现出一个有万亩水域的大湖,一望无际,碧波荡漾,不禁眼前一亮,心也像被洗涤过一样。若是夏日时节,黄土高原上到处“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若荡桨其间,让湖风拂过脸颊,那湿漉漉的清爽,再伴以惊飞的水鸟掠过湖面,肯定心也怡,神也旷。而临近岸边的万千朵荷花,定然像万千儿童的笑脸,向游人送来喜悦,送来清香,那就更如临仙境,享受神仙的福气了。

 

    可惜我们来的季节不怎么好。已近霜降,秋风已快扫荡尽落叶,到处草木凋零,湖中的荷叶也已折茎卷叶没了活气,更别说有古人说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了。

 

    不免引发深深的遗憾,甚至暗忖:主人为何不另行安排一个可观可思的好去处,偏要违时背情,到这等容易令人伤情的地方呢?

 

    然而,我错了。

 

  就在环视圣天湖周边时,看到湖的一侧高坡峻岭下,耸着一座高高的纪念碑,浑似一柄宝剑,指向乱云浮动的苍穹。为探究竟,同行者一窝蜂似的涌向碑下,很快就有了默然的垂拱肃立。

 

 

迟立的纪念碑 - cahsz1951 - cahsz1951

 

 

 

  怎么能不默然肃立呢?怎么能不激动呢?要知道:这是一座为国民党抗日军人立的碑,这在神州大地上很少见!

 

  回顾历史,碑的来历应定格在1939年6月6日下午4时许。日军由中条山南犯时,国民党96军117师一部在芮城境内的陌南镇失守后被日寇逼至黄河岸边。一千余名中国军人与数倍于我的敌寇对峙厮杀,不时有人在血泊里倒下。那时,残阳如血,如血的残阳照在一洼洼血泊上是那么热烫,那么触目惊心。血肉横飞间,由于敌众我寡,倒下的中国军人越来越多,而日寇中作了异乡鬼的也逐渐多了起来。

 

  日寇想在太阳下山前结束战斗,狂呼着要中国军人投降。剩余的一千五百余名军人,子弹早打光,刺刀早拼弯,胆气虽犹在,血脉虽贲张,但战斗是无法持续下去了。他们能秉持的唯有中国军人的自尊,那是像黄河水一样汹涌着,那是像中条山一样永远昂立的。所以,日寇的“投降”叫嚣一经传来,一千余名中国军人浑身一震,立即迸发出宁死不降,视死如归的胆气和力量。他们先向身后看看,黄河那条母亲河,正呼啸着给他们壮胆,他们又向前看看,日寇正张牙舞爪,狞笑着一步步逼来。就在这时,壮士们毅然转身,决然跳下悬崖,投进黄河中。当日寇赶到崖边,但闻黄河如雷的咆哮声,不见一个中国军人的身影。这等壮烈,使日寇敌酋也好,士兵也罢,无不倒吸凉气,咂舌后退。表面上,日寇取胜了,但眼前一幕却使他们胆颤了,心寒了。侵略者知道:这样的军人气概,和拥有这样的军人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更令人生敬的是:这支国军,并不是精锐,而是个新组建的兵团。他们来自关中大地,都是十五岁至十八岁的大男孩,大都稚气未脱,身手还谈不上血气方刚。他们投军组建到孙蔚如司令麾下还不到三个月呢。他们的战斗本领和上阵经验还正经“嫩”着,和那些用武士道精神训化出来的东洋豺狼相比,自然弱了一些。

 

    但是,他们年龄虽轻,每个人却又都是陕西土话里形容性子刚强,无所畏惧的“冷娃”。难怪这支弱旅能和敌寇厮杀多日,直至子弹打光,刺刀拼弯,十有九伤,仍不投降,宁愿把生命交给黄河母亲河。这支“冷娃”组成的“娃娃兵”们,有此勇烈,全赖有个好团长。他们的断臂团长,有一股子气吞山河的男子汉豪气。当被逼至悬崖边,但听他向冷娃们相勉:弟兄们,咱们转世来,精球打炕,啥都没带,由八寸到一尺,现在长成七尺汉子,当了中国军人,就得像个中国军人样子,不能给咱先人们丢脸,仗打到这份儿上,大不了是个死,死怕球哩,听我一句话:咱宁可跳黄河,不作亡国奴。断臂团长就这样向着黄河对岸的父母磕过响头,率先跳下黄河,“冷娃”们也学着团长的样子,先向西北陕西远方的父母磕头,后续团长的身影跳进滔滔的巨浪中。

 

    冼星海的名曲《黄河大合唱》创作源头是不是源于此?不便妄猜。即使源于此,也当之无愧。

 

   可以说,抗战初期,就是这些“冷娃”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保卫祖国保卫大西北的钢铁长城。

 

   可惜这段历史被人为地有意无意淡忘了。这很不幸,也  很不应该。

 

   这样的陕西“冷娃”,这样的中国军人,难道他们不该被历史铭记,不该受到尊重吗?我以为太应该了,太值得了,太必要了。

 

   不错,国民党里虽然出过附逆的汪精卫,国军中虽也有过望风而逃,弃城失地,不尽守土之责的军人,但整个抗日正面战场,御敌的主要还是国民党的正规军。并且诸多会战中,也有过台儿庄大捷的辉煌。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若无国共两党的一致对外,通力合作,也不会最后胜利。这应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更应是常识。

 

  这座纪念碑的建立,应是普及上述常识的一个好兆头吧?只是这碑的建立过程让人听来又有些心酸。据说:碑是由美籍华人胡余锦明女士的捐建才促成的。抗日将士的子孙有感于前辈的壮烈久被淹没,便来追寻这段尘封垢积的历史。

 

  

迟立的纪念碑 - cahsz1951 - cahsz1951

 

             (2010年4月5日美籍华人胡余锦明女士

                       亲自来芮城到她捐资在建的纪念碑前察看)

 

 

  站在碑前,我在萧瑟的秋风中驻足良久,不觉愧疚这迟到的悼念,迟立的纪念碑。因为这些烈士早就该像狼牙山五壮士一样写进抗日史书中了。

 

  狼牙山五壮士是早就被共和国的作家艺术家搬上银幕,上演过无数次,感动过亿万人了,那么八百跳黄河壮士是否也该搬上银幕呢?

 

  愿芮城的作家艺术家来抓一抓这一题材,越快越好。纪念碑已经立得迟了,难道搬上银幕也要等国外胡余锦明女士来做?

 

 

 

 附记:

      中条山抗日英雄纪念园 网址  http:// kangri.rcx.gov.cn

      欢迎关心抗日战争的海内外各界人士登陆 提供文章 资料 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